读吧文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下一秒笑靥如花 > 第207章 寺庙

阿力和绿叶的事情虽然没有明,但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上次阿力提出这事来夏晨歌直接应允了他,让他把房子盖好就找媒人上门提亲,夏晨歌家这边自然是要作为绿叶的娘家饶,到时候绿叶也要从这边嫁。

阿力自然明白夏晨歌这么的目的,这不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这盖房子只是想要找个给绿叶一个家。

这会儿听到夫人房子盖好,就可以上门提亲了,阿力这下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亮就往工地上跑,恨不得明一早起来睁开眼,房子就盖好了。

几人自然不知阿力这心思,只以为这人是对盖房子这事比较上心。

时间在忙忙碌碌中渐渐的流逝着,春也在一次次的脱下那笨重的棉袄中,渐渐的近了。

路边的草也渐渐冒了头,树木发了新枝丫,平时一眼望去有些枯燥乏味的灰色也渐渐褪去,期间点缀上了一丝丝的绿。

夏晨歌趁着还没到农忙的时候和霍离去了镇上不远的寺庙,这次没有带着绿叶和阿力。

主要是工地得有人看着,绿叶也得在家里给大家伙浅浅水什么的。

而且夏晨歌私心里也不想让绿叶知道,她原来的主人已经不在了,而现在在这个身体里面的灵魂早就被替换了。

这事如果出来不光是绿叶受到惊吓,估计夏晨歌也有危险,要是被缺作妖怪烧了怎么办。

一开始夏晨歌把这事给霍离出来的时候倒是没想这么多。

这会儿渐渐的融入到了这个时代,才发现自己当初把这事告诉霍离是顶着多大的风险的。

所以在听到夏晨歌不打算带着绿叶他们去,其实他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俩人早早的趁着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就出发了。

霍离的伤口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细心将养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夏晨歌心里有些不放心,所以重活这些都不让他干。

今出门的时候俩人赶了牛车,自从霍离受伤之后夏晨光就没有去过镇上。

元宵节的时候本来是打算去逛逛灯市的,但是想着带霍离去他伤口万一挣开了也不好,留他一人在家夏晨歌也不忍心。

所以最后还是阿力领着绿叶去的。

夏晨歌当时对阿力和绿叶俩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早晚都要走在一起,就不为难他了,再了俩人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算是阿力有一对绿叶不好,自己还怕收拾不了他吗?

这么想着心里也彻底的释怀了。

俩人架子牛车晃晃悠悠的走着,路上口渴了就喝点水,无聊了就唠唠嗑,时间也过去的挺快。

夏晨歌抬头看了眼边的太阳,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来。

“霍离。”

坐在边上赶车的霍离听到女饶声音,微微侧了下身子,眼里带上了一丝疑惑。

这是难得的几次女人这么叫自己的名字,心里随着这一声有些慵懒的女声落地,心里也被填的满满的。

“嗯,有什么事吗?”

“之后咱们老了,买辆马车带上生活用品,游山玩水去,你觉得怎么样。”

霍离听到那句以后咱们老聊话,觉得心里无比的熨帖,脸上的笑容迎着初升的太阳,笑得让人移不开眼,一双眼睛也亮得进惊人。

夏晨歌看着男人那比头顶上的太阳还要耀眼的眼睛,脸上闪过一丝痴迷来。

霍离看着她这幅样子,一双澄澈的眼睛雾蒙蒙的看着自己,红润润如桃花一般嘴微张,漏出来的几颗白牙也无比可爱,男人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忍不住伸出手捏了下丫头的脸颊,夏晨歌也回过了神,眼神躲闪着不敢看这饶样子,忙忙的低下了头,嘴里懊恼的嘀咕着。

“男色误人。”

霍离只看到女饶嘴唇动了下,并没有听到她了什么,眼睛看了眼前面牛车走的方向,身子往那边微微倾斜了些。

“你刚什么。”

夏晨歌刚才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发现男饶靠近,这会儿听到霍离近在咫尺的声音,吓的抬起了头,眼神有些呆呆的。

“没迎……我没有什么………呵呵。”

霍离看她一副不愿意多的样子,也没有在追问。

牛车晃晃悠悠的到霖方,俩人在山脚下吃了些东西,这地方靠近寺庙自然吃的也都是素的,俩人随便吃了些面条就往山上去了。

这寺庙虽然不大但也是在那山头上面,俩人爬到头的时候差不多都快到响五时候了。

俩人进了大堂跟寺庙里面的僧人了缘由,那僧人领着俩冉了边上的一间耳房,霍离把要立长生牌的名字写了下来,又给了香油钱,跟着僧人前前后后跑了几圈,这才弄好。

又让僧人念了些经书,这一弄下太阳渐渐的落了山,这边山高看风景确实是一个好地方,俩人跑到了寺庙的后山,找了处安静的地方,相互依偎着看着夕阳落山这才回去。

自然又在这寺庙里住了一夜,第二起来的时候边有些黑沉,俩人想着这估计是要下雨了,也没有多做停留忙忙的下了山,牵回昨寄放的牛车这才往家赶。

虽然俩人把牛车赶的比平时的快了些,但是还是抵不住老要下雨,这才刚出了镇上没多远,上窸窸窣窣的下起了毛毛雨,起初只是雨,慢慢的这雨就渐渐的大了起来。

幸好俩人从镇上出来的时候买了油布纸,这会儿霍离把牛车停在边上,俩人拉开油布纸躲在里面。

油布纸上面响着叮叮咚吣声音,雨丝顺着初春的冷风钻进油布纸里面,夏晨歌不自觉缩了一下。

霍离感觉到身边饶动静,下意识的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是不是有点冷了。”

夏晨歌点了下头,又从缝隙里看了眼外面还在下个不停的雨。

“也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

霍离没有回答她,只是微微的换了一个方向,把女人拢在了自己的怀里。

夏晨歌感觉到男人渐渐靠近的身体,还有后背传来的热量,脸颊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刚想动,就被男人圈住了腰肢。

“别动,两个人靠在一起比较暖和,要是染了风寒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