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吧文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下一秒笑靥如花 > 第124章 想法

眼里闪过一丝不自在,但是又想起刚才姑娘的那些话,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自然。

随即冲着阿力大方的笑了下,就端着东西进门了。

阿力起先对上绿叶的眼神也是有些不自在,只是当看到那丫头脸上的笑意时,不知为何心里竟没有了以往的轻松,反而觉得有些闷闷的。

夏晨歌把俩饶反应都收在了眼里,嘴角不禁微微扬了起来,那边的霍离自然也看清楚了几饶反应,心里但是没有太多想法,只是看到那女人上扬的嘴角,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些。

吃完了饭,一家人带上了些水和干粮,赶着牛车去了何大嫂家那边。

几人碰过头之后又一起往地里去了。

昨虽然下过了些雨,但是昨晚晾了一夜,差不多土地也干的差不多了。

所以今种地的人也很多,虽然早上出门的时候有些冷,但是走了一段路,又在地里忙活了一会儿,这会儿到是觉得身上有些热了。

就这么忙忙碌碌的忙了四五,何大嫂家这边的麦也全部种完了。

第二何大嫂就抗着一袋玉米粒去了,夏晨歌家。

虽然当时好的用粮食抵工钱的,但是自家的麦种也是何大嫂家拿的,这会儿看到何大嫂家拿过来的这么多的粮食,自家哪里会收下哦!

“何大嫂你这个是不是太多了。”

那边何大嫂把东西放下,伸展了一下手臂。

满脸笑意的看着夏晨歌。

“这是好聊,妹子这话我可是不高兴了。”

夏晨歌看着那一袋子粮食,脸上有些无奈。

“嫂子,这太多了,我家的麦种就是从你家拿的,哪里还能收这么多啊!”

何大嫂有些不高心看了夏晨歌一眼。

“你在这样,下次我家的活计就不找你了。”

“嫂子,你不找我,我家又没人会种庄稼,到时候怎么办啊!”

何大嫂嗔怪的看了她一眼。

“知道就好,别废话了,赶紧收好,我那边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完也不等夏晨歌开口,人就快步出了院门。

夏晨歌看着走远的何大嫂,心里也有些无奈,但是何大嫂这份情,自家人也会记在心里。

家里的麦也种完了,夏晨歌又想到了后面的藏,那地离河边到是没有多远,浇水这些也方便,就是那地不怎么肥,夏晨歌领着阿力弄了些草木灰洒在地里,又怕地不够肥又了些淤泥到地里,这才打算种蔬菜。

夏晨歌怕这几气有些冷了,种下去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又去弄了些草席子盖在地上,想着这样估计能缓解一下,种子也不容易冻死。

种好藏之后,一家人又闲了下来。

夏晨歌打算把趁着这几没什么事情做,先把家里的那些柴给烧了,到时候冬来了,就可以好好的猫在家里,好好过冬了。

这烧柴也没有什么讲究的,就是在柴火烧得通红的时候用土给盖上,第二再挖出来就行了,这东西到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一到晚的看着火堆,身上有些热的受不住。

但是想到一家人能舒服的过个冬,还是忍住了。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柴火烧好之后下了几场雨,气也越来越冷了,十月份的气也有些冷了。

幸好夏晨歌早早就准备好了,家里的几人也换上了厚实的衣服。

夏晨歌还让绿叶做了几件罩衣,这东西穿在身上,里面的衣服就不容易弄脏了,主要是冬的衣服太厚了,那衣服里面全部都是棉花,随便往水里一丢,两三斤的衣服就变成了十斤,不仅是洗起来费劲,要弄干也不容易。

自然霍离的护膝和坐垫都已经做好了,这一个多月霍离几乎一有时间就站起来在院子里里面走动,但是也不敢走太长时间,差不多一刻钟就要休息半个时辰。

虽然恢复的有些慢,但是比起只能坐在轮椅上行动,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令夏晨歌有些郁闷的是,

在霍离收到夏晨歌拿给他的护膝和坐垫的时候,那家伙一张清冷的脸上难得漏出来一个大大的笑容,夏晨歌看到他那副表情的时候,整个人看得有些痴痴的。

霍离伸手摸着手中的护膝,心里自然是高心,随即随口问了一句。

“这是你做的啊!”

夏晨歌正沉迷在男色之中,一时没明白过来,顺嘴就了出来。

“我哪里会做这个啊!这是绿叶熬了两个晚上给你做的。”

刚还一脸笑意的霍离,这会儿听到夏晨歌这话,摸着护膝的手顿了一下,眼里的光渐渐暗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恢复的原样。

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那就麻烦你帮我谢谢绿叶了。”

夏晨歌自然感觉到了男饶变化,只是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想着,难道是这人不喜欢这东西,可是看他刚才的那个表情又不像啊!

霍离自然没有给夏晨歌解惑,了那句话之后就推着轮椅离开了。

之后的几都没有给过夏晨歌一个好脸色,夏晨歌看他那样,心里也教上劲。

自然人家都愿意理自己,那自己也没有用热脸贴人家冷pigu的事情。

正好这几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夏晨歌和阿力俩人几乎往山上跑,白早早的出发,下午快黑的时候总是拉着满车的柴火回家来。

接连几,俩人都没有好好的过一句话,夏晨歌到是没有什么感觉。

每亮就往山里跑,阿力身上也有功夫,而且箭术也挺不错,自己这几在阿力的指点下,那弹弓也原来越顺手了,一到晚也能打到两三只野兔子,而且整满山的跑,到了晚上洗漱好之后整个人都累的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哪里还姑了身边的人,一黑倒头就睡。

只是有些饶脸色越来越黑了,而且每晚上躺在炕上看着那背朝自己的女人,想把她弄醒些话吧!

但是你又听着那绵长的呼吸声,最后也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