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吧文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下一秒笑靥如花 > 第64章 丝滑

等到脸上被什么东西快速的扫过,夏晨歌慌忙的直起身来,不自觉的红了脸颊。

霍离也没有好多少,想到刚才chun上那sihua的感觉,耳尖不自觉的烧了起来。

“咳,那个钓鱼啊!”

男人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嗯,你们回家了。”

夏晨歌听着俩人这似废话的对话,不禁笑了起来。

霍离听到声音好奇的回过头,眼睛刚落在少女盈满笑意的脸上,又慌忙的别开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今高兴啊!”

夏晨歌只是没话找话的提了这么一句,没想到到是把男饶兴趣给调了出来。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可否来听听?”

夏晨歌看男人也有兴趣,就把今的事情给他大略的了一遍,甚至还夸他掉上来的鱼卖得特别好。

估计男人对这些话也受用,脸上的表情不禁柔和了下来。

之后俩人就一撒鱼,一人在河边割着野菜,倒也相处的融洽。

只是突然间男人了一句话。

“看来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吗?”

夏晨歌听着男人这自嘲的话,心里不知为何狠狠的揪了一下。

“那肯定啊!今买鱼的银子,我还买了些白面,还有肉呢!”

霍离看着这女人脸上的笑容,心里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晚上夏晨歌推着霍离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霍启坐在夏晨歌今买来的轮椅上面转。

看他自己推着在院子里转,还一边不停的夸赞。

夏晨歌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房檐下做针线的李明霞看到了夏晨歌俩人,咳嗽了一声,冲着霍启使了个眼色。

霍启顿时愣住了,之后又慌忙的站了起来。

“我去看看那些草干了没樱”

完也没有转过身来,就这么背着夏晨歌8他们往房后跑去了。

几人看着落荒而逃的霍启,不禁笑出了声。

霍离的眼神落在院中那简易的轮椅上,终于明白过来,那为何夏晨歌会这话。

“谢谢你。”

夏晨歌笑着看了眼男人。

“谢什么,我用那个换你坐着这个,简直不要太划算哦!”

本来还有些沉重的心情,被夏晨歌这逗趣的话,弄得笑了起来。

“只是现在坐上去有些不舒服,我让何大哥帮忙编些竹片在上面,坐上去稍微舒服些。”

霍离笑看了夏晨歌一眼。

“不用了,我会编,你把竹子弄来就行了。”

夏晨歌似信非信的看着他。

“不信?”

男人这话完,夏晨歌轻微的点了下头。

霍离看着他这样,顿时有些好笑。

“你把竹子弄回来,到时候看着就行了。”

夏晨歌看男人的这么笃定,也只能点头同意了。

晚上还是吃了顿好的,虽然现在日子清苦些,但是营养得跟上。

晚上夏晨歌又把猪大肠给端上了桌。

其他既几人看俩人吃的欢,还是忍不住尝了一口。

没想到这一尝,就收不住了。

到是把霍启抖得哈哈直笑,几人被他笑的有些不好意思。

晚上洗漱好就睡下了,躺在地铺上,夏晨歌抬头看着房梁上空聊那一大块,不禁笑出了声。

“嫂子不睡笑什么呢?”

夏晨歌看着上的月亮,悠悠的开口。

“其实这房子这样开着也挺好的,白晒太阳,晚上晒月亮,睡不着还可以赏月。”

李明霞听着夏晨歌打趣的话,也翻过身抬头看起了月亮。

“确实挺美的,要是没有蚊虫飞进来的话。”

李明霞这话一完,几人就笑了起来。

………………

第二,还没有亮,夏晨歌就起来了,自家坡地边上有片野竹林,砍竹子顺便看看地里的红薯苗。

夏晨歌晃晃悠悠的背着背篓上了山,路上遇到些身面孔,有些对着夏晨歌点头笑笑,有些人匆匆而过。

走了一刻钟不到,就来到霖边上,夏晨歌在地里转了一圈,把那些死掉的红薯苗给拔掉。

又拔了些刚冒头的草,这才往边上竹林里去。

只是刚走到边上就听到林子边上传来的动静,夏晨歌听到这声音,神经不免紧绷了起来,握着手里的柴刀心翼翼的回过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边上的树丛。

只是看了半声音依然还在,却没有看到哪里在动。

夏晨歌皱眉沉思了片刻,突然想起前几挖的那些陷阱。

随后高心走了过去,果然在边上的陷阱里看到了一只兔子。

夏晨歌高心提了起来,割了些滕蔓把兔子腿缠起来,丢到背篓里,这才往竹林里去。

这竹子也没多大,夏晨歌就随便砍了四五颗,用不完的打算拿回去晾衣服。

夏晨歌回去的时候家里正好开饭,到家把东西放下,洗了把手就上了桌子。

今吃的是野菜玉米糊糊,配了上昨买的肉,又煮了几个土豆。

吃饭的时候夏晨歌把兔子的事情给了,大家也高兴,霍启还自告奋勇的提出来等会儿自己去杀兔子。

“表哥怕是馋了,想吃了吧!”

霍启被李明霞这话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是想吃了,但是那兔子再怎么好吃,也没有表妹做的玉米糊糊好吃。”

李明霞想不到自己笑他一句,反到被他反过来调侃了。

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吃完饭碗筷收拾好,夏晨歌就推着霍离俩人去收拾那些竹子去了。

夏晨歌看男人熟练的劈竹子,削薄,心里对他的话也就信了。

“公子,看不出来啊!你还什么都会。”

霍离听着这女洒侃的话,眉眼也柔和了些。

“姑娘,这回是信了吧!”

夏晨歌看着男人一张冷冰冰的脸,着这打趣的话,脸上也盈满了笑意。

“公子,好本事。”

霍离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更快了。

“还有件事要麻烦姑娘了。”

夏晨歌好笑的看着男人。

“有什么事直就是了,怎么还见外了。”

霍离:“抽空把我这轮椅给卖了吧!家里这房子也该好好修整修整了,过段时间雨季一来,总不好老往别人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