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吧文学小说网 > 二次元 > 网王之淡雅纯莲 > 第129章 他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在你在乎的女人面前将你击溃,一定很有趣……”亚久津仁凶戾的视线一瞬间扫过外面的金发少女,这一句前所未有的低沉却恶劣的话语霎时让越前龙马慵懒桀骜的眸子凌厉了好几倍,“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

“我的本事可从来不靠嘴皮子……”亚久津仁低哑着声音,突然开始动了,摆出的姿势却瞬间惊到了不少人!那是什么奇怪的姿势!

“我第一次看到亚久津前辈摆出这样的姿势……”坛太一觉得现在的亚久津前辈真的在蓄势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河村隆眼眸颤动的看着亚久津仁,“亚久津认真了……”

月生雅樱看向岄木绫馥,现在的她看比赛无比认真,但是她又是什么心情呢?亚久津仁刚刚说的,越前龙马在乎的女人,指的就是她,岄木绫馥对这一点应该清楚吧。

那一瞬间亚久津仁扫过来却快速转回去的视线让月生雅樱觉得脸颊有种被锋利的刀风刮过一样的生疼,即使看的是岄木绫馥,她也感觉到十分的危险。

青学正选们原本离得不近,此时却纷纷过来站在岄木绫馥身边了,哪怕现在的亚久津仁在比赛场地上做不出什么,可能也不会对岄木绫馥真的做什么,但是就是站在她的身边才不会为她担心,有什么事情他们替她挡。

亚久津仁已经完全被激怒,也决定全力以赴,他本身就桀骜不驯,那个姿势就是而gong起蓄满力量的身体,想要全力以赴与对方作战的狼!

看着亚久津仁那姿势,越前龙马却无动于衷,他换了右手握拍,那么就意味着那是他的发球绝招——外旋发球!

越前龙马强而有力的一个挥拍,少有人可以直接回击的外旋发球向着亚久津仁而去,而亚久津仁看着急速而来的网球,眼眸一动不动,蓦地看清了球路,眸子缩了缩,一击更加强有力的击拍声有些刺耳,众人只感觉心脏都好像被拍了一下,疼……

可是亚久津仁,居然第一次就回击了越前龙马的外旋发球!

“刚刚那是什么啊,用那个奇怪的姿势……”这种打击连大石都接受不了,亚久津仁哪来的那么强悍的异类!居然那么轻松挡回外旋发球!越前龙马的发球一向很强的!

越前龙马眼眸一缩,再次发了一球,只是看向对面,却没发现亚久津仁?!

蓦地,亚久津仁居然那么突兀的从网下出现!

好快的速度!

越前龙马眸光一紧!

而亚久津仁从网下一跃而起,挥拍!

越前龙马眸光一闪,他那个位置打不出斜线球,那么就是直线球!所以他直接做好了直线球的回击准备,却没有注意到亚久津仁看到他的动作唇边勾起的讽刺笑容,挥下的球拍将球打向越前龙马相反的方向!

越前龙马发现的时候连忙返回去,但是速度不够,没能够接到那一球!

“那个位置还能打出斜线球,这是怎样的反射神经!”井上有些震撼。怪不得越前龙马会无法接到他的球,这个叫亚久津仁的少年,非常强!这么说来,这场比赛谁输谁赢,很难说了呢,一开始他真的看好越前龙马的,只是如今……

越前南次郎刚刚一瞬间也被惊讶到了,不过,“真的是好强的身体自控能力……”

“真的被惊讶到了呢……”不二周助都不由得这样感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网球选手,乾贞治都表示非常惊讶,“那样奇怪的姿势,但是却攻势不断……”

“你休想从我手中得到一分……”亚久津仁看向对面的越前龙马这样嚣张宣言,越前龙马顿时眼眸暗下来,却凝聚着不一样的决意,想让他一分都得不到,似乎有些困难吧,还差得远呢!

只是接下来的亚久津仁在每一次的击球都以非常奇怪的各种姿势来实现,已经不局限于一开始那个姿势,那让人震撼的身体柔韧度……简直是个完美的运动员身体!仿佛他就是为运动而生!

这样的亚久津仁所击出来的球,越前龙马尚未找到方法来应对,只能每次都和他打出的球跑向相反的方向,频频失分!而且就算越前龙马碰到了球,亚久津仁击回来的球力量非常强大,速度也非常快,越前龙马根本没能回击成功!

“真的是人吗?”菊丸英二瞪着亚久津仁。

“没有任何弱点……”大石都不由得为这场比赛的胜利走向担忧,虽然这场比赛输了,下一场比赛是手冢国光上场,他们的部长一定会赢,那么青学肯定就会赢,但是这场比赛对于越前龙马来说,意义不一般,越前龙马要是输了的话,很可能为他带来心结。

如今,就连乾贞治计算这么精明的人都无法判断正确的回球地点来得分!

……亚久津仁,就强到了这个程度!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和手冢的网球风格不一样呢……”不二周助突然来这么一句话,手冢国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是夸奖的话,乐意接受……”

噗……

他们的网球部部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河村隆在一边心情很沉重,看着越前龙马无法击破亚久津仁,心里有些震撼,但那就是亚久津仁的实力。

如此强的亚久津仁,速度非常快,作为职业网球月刊记者的芝砂都无法用自己的照相机来捕捉镜头,只能换用摄像机。

亚久津仁的实力强得震惊了不少人,但是也让有些人玩味了起来,越前南次郎支着侧脸,有些意味不明的开口,“那家伙找到了个不错的猎物……”

井上在一边闻言,惊讶的瞪大了些许眼睛,“南次郎先生说的是龙马吗?”

越前南次郎没有回答他,看向比赛场地,嗯哼,的确是值得一看的比赛,但是,究竟谁会是那个猎物呢?

“我要感谢你呢,龙崎教练……”伴田突然来这么一句话,当即让龙崎教练皱眉。

亚久津仁是个认为网球无聊,无法激起他兴趣的存在,他桀骜不驯,藐视网球,如今越前龙马的存在却让亚久津仁在打着酣畅淋漓的网球!哪怕他仍旧在厌烦着网球!他总会认识到网球是有趣的,亚久津仁如果不打网球,对于网坛来说,是一大损失。现在的越前龙马无疑就是亚久津仁的猎物!

……但是,真的就是这样吗?

面对着一次次的失败,越前龙马突然上网了,顿时让人眼睛一亮,他用了单脚小碎步?!越前龙马的绝招!肯定可以对付亚久津仁!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越前龙马那一招不会败的时候,亚久津仁击出来的球却还是和越前龙马预判的方向相反!

“……”众人简直惊讶到了极点,他们得出结论,亚久津仁真的不是人!强到这个地步!居然可以在出手之后再判断击球的方向!那么越前龙马又该如何应对?

“想用网球向我报仇,别笑死我了,小鬼……”亚久津仁面无表情,低哑的声音依旧,对越前龙马极尽藐视。

越前龙马定定的看着他,他虽然的确觉得亚久津仁是个强者,但是……他也绝对不可能就此认输!没有人可以在网球上打败他!

“龙马君……”龙崎樱乃目含担忧的看着场上的越前龙马,忍不住回头看看岄木绫馥,那帽子格外刺眼,以往都会从那帽子下面看到一双散漫桀骜的琥珀眸子,如今却是一双纯澈温暖的蓝眸,她的眸光一直都没有闪烁,场上的他打到现在,一直没有得到一分,她还是一点担心都没有吗?不担心他会输掉吗?也不担心他会受到亚久津仁的伤害?

场上的越前龙马努力专注的观察亚久津仁的网球,每次判断他的球路不可能打出斜线球,但是他却一直在打着斜线球,让执着于他只能打出直线球的自己每次都击不了球。

“你就这点本事吗?小鬼!”亚久津仁眸中满满的都是对越前龙马的轻视,到目前为止一分都没从他手上得到的越前龙马根本不可能赢得他的认同!

越前龙马每次都和球的方向相反,听着那沉闷的球落地的声音,越前龙马紧紧握着球拍,琥珀眸子沉了下来。

“另一边啊,小鬼……”亚久津仁低哑的声音高傲又藐视万分,就好像是在掌控着玩耍越前龙马这一游戏的主导权!

“又来了!完全弄错了击球的方向!”堀尾都忍不住捧脸了,第一次见到把越前龙马逼入这样境地的人!亚久津仁简直太强了!

越前龙马的单脚碎步法曾经打败了乾贞治的数据网球,乾贞治深知他这一绝招的厉害,但是却似乎还是跟不上亚久津仁那强悍的身体能力?亚久津仁那具身体简直是得天独厚呢。

越前龙马可以凭借自己对网球的天生敏-感触觉,能够在一瞬间判断出对手击球的方向,再配合他的单脚小碎步,可以比普通的网球选手快一步半到达接球位置,但是亚久津仁却技高一筹。

“虽然难以置信,但是亚久津似乎真的能够根据越前的动作改变击球方向……”一向擅长分析数据的乾贞治还是对大家说出这么个发现,这样的话,越前龙马自然是不可能接到球,“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就是他那得天独厚的身体平衡力、柔-软的肌肉、跳跃力,他具有网球运动员所有的条件”

“……!!”众人听着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可亚久津仁……就是那么强!

场上的越前龙马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而对面的亚久津仁却还是没出什么汗,“早就和你说过的,小鬼,不会让你得一分的……”

这样几近无敌的亚久津仁让青学的人越来越担心越前龙马,看着喘着气定定的站在那里的他,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他的胜算似乎真的可以说是没有。

“就只有这样而已吗?小鬼……”亚久津仁站在对面,恶意的勾唇,“我都还没玩够呢,不过,你在你在乎的女人面前真是狼狈!”

越前龙马瞳孔猛地一缩,看着地上自己不断滴落的汗滴,视线所到之处,他看到了散发着微微百合香的她送给他的御守,他伸手握着它,琥珀眸子被亚久津仁激起的波澜渐渐平息,沉静得有些可怕,喘气也渐渐恢复成平缓的呼吸,连激/烈运动过后的心跳都渐渐平稳。

不二周助蓦地睁开自己冰蓝的美丽眼眸,“也许这一场比赛,越前不是没有胜算……”

“……”敏-感的青学正选沉默了,他们一直在关注越前龙马,将他的一举一动全都纳入视线,甚至他的身体状态都可以很直观的看到,他们分明就看到一个被刺激得渐渐诡异般冷静的越前龙马!连身体都“冷静”了吗?囧。

堀尾他们却不太懂,“不二前辈,亚久津仁明明很强啊,都接近无敌了,越前哪来的胜算……”

不是他们不想越前龙马赢,但是他们的眼睛看到的都是越前龙马一直被亚久津仁压制,也没有什么胜利的苗头啊,怎么翻身?

“因为亚久津……在越前似乎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踩到了不该踩的地方”乾贞治眼镜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开口说道。一开始那样挑衅就算了,但是现在陷入前所未有困境的越前龙马绝对比一开始更加注重那个!

“……???”原谅堀尾他们单纯,仍旧是不懂,踩到什么不该踩的地方了?

“一个人太过在乎一样东西,往往都会在那份执着的心情遭到藐视的时候,有着不输于狼那股狠劲儿的勇气!”乾贞治打开笔记本,又刷刷刷的记录起来了。

“???……”堀尾还是不懂耶。这网球比赛怎么就跟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有牵扯?

单纯的人不懂,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抒发自己,小板田朋香手作喇叭状大喊,“龙马SAMA加油!Fighting!”

“龙马君干巴爹!”龙崎樱乃的声音也不由得加大,她想要他知道,无论他是输是赢,她都站在他这边!

越前龙马站在球场上动也不动,这幅模样让岄木绫馥微微皱眉,“龙马……”

声音轻得似乎在自喃,却直接飘到了越前龙马的耳里,握着拍的手指尖微微一颤。

“喂!女人!”亚久津仁突然向着比赛场地外面喊,大家都随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岄木绫馥,而岄木绫馥抬眸看向亚久津仁,他那视线太强烈,想让她不认为是在叫她都难。

越前龙马握着拍的手蓦地一紧。

对上岄木绫馥那双纯澈温暖的蓝眸,亚久津仁微微蹙眉,随即不看她的眼睛,看着她的脸,那双眼睛已经没有太复杂的情绪,却显得太干净了,让他……不喜!

“女人!这个小鬼简直不堪一击!”亚久津仁居然对着岄木绫馥说越前龙马不堪一击,可他为什么这么做,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岄木绫馥看着亚久津仁眼里流露的要对越前龙马摧-残的信息,微微蹙起柳眉,却似乎让人误会了。

未完,共2页 / 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