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吧文学小说网 > 二次元 > 网王之淡雅纯莲 > 第31章老爷爷的心思

岄木绫馥去了一趟高服宅就满载而归,在家等着两人回家的静香良子看到岄木绫馥怀里的东西,本来很疑惑的心情在岄木端得瑟的解释下也不免得瑟起来。她以前念大学的时候可是见识过高服恒远极度钟爱中国收藏品的模样呢,其实她开心的也不是得了这么几样东西,就是想起高服恒远会有的表情而感觉心情不是一般的舒畅。

……事实证明,这两个人不愧是夫妻。

对于高服恒远来说,再肉疼,日子还不是那样过了?只是想起的时候难免还是有点纳闷。岄木端就算了,身为一个庞大家族的一家之主,你能期望他会纯洁么?

问题是他的孙子啊!

坑他老人家滴!

原来他的孙子是一个黑芝麻包!以后绝对不能看人表面了,即使有些人十几年不曾爆发过,不代表没那细胞!

唔,岄木绫馥那孩子会不会……

咳咳,他老人家太坏了,怎么能把那纯净如莲的女孩抹黑呢?

啧啧,他老人家真是闲着没事干才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胡思乱想。……去找手冢老头下棋去!

“啪嗒!”将军鸟~!!

高服恒远拿着一枚白色的棋子伸在半空中,神情一呆!坑他老人家滴!一直都是和手冢老头不相上下的棋艺今儿个居然华丽丽的输了!

手冢国一抚抚自己花白长须,眯着精明的眸子看着倏地瞳眸一瞪的高服恒远,脸部没什么表情,声音也淡淡的,带着一股雄厚,“你这老头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以后别带着奇怪的情绪来和我下棋……”

高服恒远老脸一垮,怨念袭了上来,脸色很是不愉,看得手冢国一眉毛微不可见的一抖。

这个老头儿,平时也不见这么个小样啊,搞神马灰机?

突地,高服恒远起身飞一般的离开,风风火火的完全不像个老头儿,看得手冢国一眉毛再次一抖,眉心也微微一蹙。

他搞什么?

“咦?不在这里吃完饭再走么?”手冢彩菜因为高服恒远来了,所以出去买菜准备做饭,现在都已经买好菜回来了,却见到他快速的从她身边经过离开。现在却看着高服恒远那背影奇怪的呢喃。

而且,为什么她从高服恒远匆匆离开的背影感觉到了好澎湃的情绪?

澎湃?高服恒远当然澎湃了!他突然想到报复岄木端和自家孙子的事情了!现在的高服泓治一定趁着他不在家回家了,哼哼,真以为他一点也不了解自家孙子么?……虽然他不知道自家孙子有那么腹黑的一面。那是唯一的失算罢了。

事实上,高服泓治还真的趁他不在家就回到高服宅准备前往中国的行囊去了,因为去中国大概也要很久才能回来,而且第一次去那么神秘的国家,他需要做足准备。

很轻微的一声吱呀之后,门开了……

高服泓治被惊了一下,抬眸就看到自家爷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里有着他不懂的光芒,而他正在收拾自己的衣物,手中还维持着拿自己内内的动作,就那样和高服恒远对望。

呱呱呱……

两秒钟之后,高服泓治快速反应过来拿着自己的内内咻的打开旁边一木柜,砰的把自己关在里面……

高服恒远比高服泓治迟了一点点反应过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滑稽的画面,也许老人家脑筋没有年轻人转得快,就迟了那么一秒,高服泓治已经躲好了……!!!

高服恒远:“…”

这个小子!还以为他长大了,没想到还和小时候一样一遇到窘迫的事情就躲进柜子!

“出来!”高服恒远站在柜子前面,低沉出声,还拍了拍柜门。

明知道高服恒远看不见,里面的高服泓治却还是猛地摇头,手中的内内早已被他窘迫的丢在一边了。虽然是爷爷,但是刚刚真是太不雅了,而且,他还没摆脱要躲爷爷的状态啊!

见柜子没什么动静,高服恒远也不怎么在意,负手站在那里,明知道高服泓治看不见,还是得瑟的扬着下巴,“泓治啊,我觉得啊……绫馥那孩子是个好女孩……”

这个高服泓治自然赞同,点了点头,但没有出声。

“哎呀,你也知道我一直想要个孙女……”高服恒远有些怅然落寞的声音在柜子外面响起,高服泓治手动了动,却还是没有打开柜门。

“只可惜啊,虽然你母亲故去了,你父亲还是没有另娶,所以我不可能再有孙女了……”高服恒远低低的说着。

该不会是认绫馥为孙女吧?高服泓治听了他的话,不由得暗想。

“所以啊,为了弥补我老人家遗憾的心情,泓治啊,你就和绫馥订婚吧,没有孙女,有个孙媳妇也不……”

“砰——!”

站在柜子前面的高服恒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高服泓治一下子打开柜子给华丽丽的吃了一记另类门羹,老人家的头顶满是星星,脸上还有着对称的红印‘华丽丽’的张扬着高服泓治的杰作。

“爷……爷爷!”高服泓治心里咯噔了一下,惊呼一声,囧啊囧,他忘了爷爷站在外面了,都怪自己听到那句话太大反应了!爷爷也真是的,怎么开这种玩笑!

高服恒远用手揉揉那被撞痛的脸,心里的火再次冒了出来,“怎么不躲了?!出来不会说一声啊?!谋杀亲爷爷么?!”

高服泓治欲哭无泪的看着他,心里委屈极了,谁让你说那些话?如果他们是彼此面对面吃饭或者喝水,或许还会赏你米饭和水呢!

“爷爷,你刚刚说的不是真的吧?”高服泓治看着自家爷爷还是很精神的样子,悬着心放了下来,就问了。

“珍珠都没那么真!你爷爷我喜欢那女娃,你以后要和她结婚,对她负责!”高服恒远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威严说道。

高服泓治哭笑不得了,“爷爷,别乱说了,我们只是朋友……”

“朋友什么啊朋友!一男一女哪能有什么纯洁的关系!”高服恒远板着脸,有些不满,难得他那么喜欢一个女孩子,孙子就不能争点气追求人家么!多么好的孙媳妇人选啊?被人抢走了的话,他绝对前所未有的心疼!而且,岄木端让他那么肉疼,他也让他尝尝嫁宝贝儿的心疼滋味!哼哼,绝对值得了!

再说了,自家孙子也没吃亏啊,看他终究还是自己孙子的份上,帮他找一份幸福!

“要追你自己追!”高服泓治闷闷的说了一句,也不躲他了,转身收拾自己的行囊去。

“……你!”高服恒远真是不知道自家平时乖巧孝顺的孙子又给了他不知道的一面,居然如此不客气的反驳!

“绫馥那孩子难道还配你不上不成?!”高服恒远倔强的瞪着高服泓治的背影。

高服泓治瞥了满脸不甘心的高服恒远一眼,“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爷爷,别乱想了,我们只是朋友!”

说完就不再理会他了。

在高服泓治心里,岄木绫馥那个少女很特别,特别到他对她不是爱慕,却还是把她当成很重要的存在。那个女孩,总有一种魔力,让人不知不觉的就把她放在心尖上。

高服恒远默默的看了收拾行囊的孙子良久,心底叹了一声。真是的,还以为他是害羞,才会那样大反应的,但是他现在分明感觉到他的身上散发的都是尊重那个少女的气息,眸子很干净。

他老人家真是不走运,明明遇到一个那么合心意的孙媳妇人选,孙子却对人家没意思!自家孙子到底什么眼光啊?要是他以后找一个比她差太多的,看他怎么收拾他!

高服恒远再次瞪了高服泓治的背影离开了。

唉……高服泓治看着高服恒远出去的背影。真以为他傻?他是知道爷爷心里那一点不纯洁的小心思的,不过,还真的不妨碍高服恒远真心喜欢岄木绫馥。

只是……

高服泓治继续收拾着自己的行囊,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谁说他和她只有那种暧昧的关系才能走在一起?岄木绫馥绝对会是他生命中最特别的女性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