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吧文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足球裁决天下 > 七百零六 倒数十秒前的心怀鬼胎

杰野森的灯灭了。

整个下陆还在黑暗中,这里却重见日。突如其来的太阳,让所有人闭嘴。

太阳虽然没有当空照,却不像是晚上六点钟的太阳。这是约定好的讯号,于是关知开始移动。

李琅貂四个人依然保持默哀的姿势,守住脚下的位置,这是为了掩护李琅貂的重要性。

突然大地剧烈地震动,仿佛就要地震,大约摇了三五秒,消停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李琅貂四人还是巍然不动。

高森面无人色悬停空中,刚才有一瞬间,他都以为关知是要杀了自己。

关知忍不住停步,多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高大人,你要保护好自己啊。”

完,踏足河面,如履平地地走了过去。在他身后,于电,马士士,成野雪,童尊佛等人依样画葫芦。大家现在可都是有神通的人了,就是这么潇洒。

时间还充裕,关知慢慢地走在草地上。关队不话,大家也不敢话,总之跟着他走便是。李琅貂四人所在的点,连成弧线,弧线以内便是禁地,无形的阻隔在那里存在,任何力量无法穿越。关知刚才试过,那区域果然固若金汤,然后他也没有兴趣戏弄四个埋头党节外生枝,绕着走便是。

在行走的过程中,关知在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屏幕上看到了櫜頫卛发来的近一步安排。

目的地在张习雕前面吗?

于是,他停了下来,齐行的八大金刚也停下来。

关知留下尤高内,于红,列罗慧,马吉月,当着李琅貂他们的面,要他们一个盯一个。

“一有破绽立刻用神通将监视对象击倒。”

李琅貂心里打鼓:人盯人,这有点棘手啊。

临时兼保镖群,刺杀交流群的冉老师为他打气:“无妨,别墅前一亩三分地内,尤高内的一击我还能帮你挡下来。”

李琅貂和高森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地还是我们指定的,都能有他的机关,这帮精英到底在这里做了些什么布置啊?早用神通排查了,没发现有这些古怪啊?

徐胖子倒还好,和这帮全力以赴的英中英为敌,这种程度的埋伏早在意料之郑

不过两个踢球的也不笨,李琅貂问:“如果卫佳皇刺杀失败,你们肯定会把魏廿皋住那楼给点了吧?”

问也没打算从对方那得到答案,就是问问,舒缓下现在紧张的情绪。他现在的紧张程度甚至不亚于主事的刺客大人。

冉违地不禁想,刺杀还真是一个团队运动,超越列我的界限。

想到这里,还真回答李琅貂了:“确实有把别墅炸掉这种安排,只不过派不上用场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刺客进别墅,对你们来就意味着胜利。”

不是这样,双方也就不可能跨越敌我的界限亲密无间地合作了。

徐胖子在想,对面倒是摆着一副吃亏就是占便宜,帮人卖还数钱的蠢猪嘴脸。可以是置之死地于后生,但绝不是扮猪吃老虎。命的规则是绝对的,这和足球不同。就好像北朴,冉违地略同的所见——不走足球路对世界的改变都是徒劳,轻易就可以推倒重来。今大行其道的反贼们也是有了关知这一战,才能进入到了现在这样鹿死谁手的阶段。至于救卫佳皇,只是徒劳,管你是多么了不起的智者。区别只是死在别墅内还是别墅外。

真正的猪是己方,老虎是櫜頫卛和关知,这两个强援加入进来,猪就成了扮猪,才有了吃老虎的可能。

关知带着剩下的四人站在高地上。长坡下去,是别墅的另一面。那中间也隔着余亲,张习雕那四个人,虽然只得四个人,八辰渊的防御却是一体的。

纵使他关知的神通强大到险些逆,但也只能望八辰渊而兴叹。

但他显然没有这种情绪,他是看了剧本的人,他也在屏幕里看倒计时。50了!

张习雕他们头也埋着,也是站定不移动。唯一机动的高森用瞬间移动也现身到了这一面,这一回他没有悬停,站在坡底,没有仰视关知。双方都默契的保持沉默。关知看屏幕,定庞人看脑海,齐行四人组俯视下面的定庞五侠,他们是何等的渺。于电在想:高森会不会奋不顾身来阻拦?关队会不会直接把他杀了呢?

齐行人老实,无条件信任关队:他必有主张,什么都不,也是为了保护我们,万一这件事失败了,我们还能置身事外!跟着他一起踢球算什么?不过是用过就扔的工具!为了足球饶真实存在踢球什么的,一定也是偏愚民的漂亮话。关队能不知道踢球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是存在么?是生存吧!不过是蹴帝要让归化具备神通,这才是真正动了大家蛋糕的地方,关队是为大家着想啊!

正因为无条件信任关队,在这个即将被他杀死比赛的时刻,即便是盯着李琅貂他们的齐行人也有点闲,也开始胡思乱想:那帮精英也是!好听就是讲究,白了就是墨迹!早早把人扔过来不定都完美大结局了。

这其中童尊佛想的尤为复杂:八辰渊真不好破啊。刚才关队那一击不显山露水,其实是压制了纯度,真算能量值,恐怕已经不是我们全队合力一击能比了吧,就这样都无功而返。这要怎么突破呢?虽然让他们出现破绽很简单,毕竟都怕死,可是关队会做到那地步吗?还是正因为已经有了不惜做到那地步的觉悟,刚才才不嫌烦地讲那么多?

高森,你为何不躲起来?你不知道只要你被杀了,你下面这些球员会立刻崩掉么?你要是躲在别墅里不出来,老队长能奈你何?还是精英有更高明的损招,让他不得不出来防守?

冉违地对櫜頫卛:“我要做好发射准备了。”

屏幕上正显示“10”。

櫜頫卛笑道:“和你一起见证。”

卫佳皇端坐在那,眼睛已经闭上,他决定不用视觉,用感官。

冉违地最后提供的是由他和櫜頫卛合着的剧本,卫佳皇知道,这其实是个假剧本。照剧本,自己应该飞到张习雕的面前,然后本方强攻张习雕这个点。而他作为刺客要做的就是全力往张习雕身后的空挡插,就像足球比赛做到的那样。最好的情况,冉违地能够利用技术把他的坐标和最终目的地——魏廿皋的坐标串在一起发动传送。而他要做的是,不相信任何人,全力以赴前插。

能够传送,冉违地当然会传送,但是作为一个勇敢的刺客一定要完全凭借自己的能力前插,哪怕牺牲。按照规则补充明,这样才能真正触发胜者为王衍生下来的对蹴帝对魏廿皋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