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吧文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无敌天帝 > 第1318章 白胡子老头!

这句话他算是送回给主叶启了,主叶启看一下凤钰知道他真的没有一下,要看一下旁边的叶承,他们好像也是极其的相信凤钰的法,都没有开口提出任何的法,最终他也没有多什么,只点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了,将突袭的战争定在一后,而且是等他们出发的时候才通知后面的人,做好相应的准备,在他们的信号没有做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要轻举妄动,只需要在结界的旁边静静等候就好。

凤钰之所以选择要在出发之后再告诉那些人,就是害怕自己的计划被人破坏,总之他还觉得凤承不是那么绝对的安静和干净,不定还有一些图谋不轨又或是不清道不明的人,全场在这里主叶启是不大可能的,主叶启或许有自己的一些想法,自己的一些打算,但是他内心是真心想要凤承好的。

四个人回到底下,短暂休息之后就重新聚在了一起,凤钰提出要突袭战争,是他们几个人没有提前好的,最终没有多些什么,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好是通过那种神秘的联系更加的能够通透一些,懂得了很多不需要真正的开口。

“这件事情我做的有些唐突,但是你们应当明白我唐突背后的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我整个人开始行为举动变得极其极其,我不知道与那个神秘人有多大关联,却知道这件事情的解决一定要由我们出手。”

于是之后再也没有出这场战争,持续的时间也不短了,双方所达成的一个结果都不大好,目前是否整微微扳回了一点,他们肯定要乘胜追击呀,虽然中间的时间已经间隔太长了,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在做怎么样的打算,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但往往在一些安静的时候,在一些无名之中才会有更大的动作,这也就是为什么凤钰会突然决定要去突袭,就是让对方来个措手不及,没有任何的准备。

“我们当然赞同你的举动,不过在出发之前我劝你们三个人还是各自的去操纵一下那些树木,以免到时候出了很大的意外,对于自己反倒是一种伤害。”

叶承的树法也是极具考量的,那些大树毕竟是从神秘人那里拿来的,除了凤钰刚刚短暂的操作了一下,然后老岩头实验了一下,但是整体的来,他们几的做法都不太实际,又或者还欠缺一些实际操作的经验,到时候真正来到敌人那里再去面对这些失误的话,那才是真正的措手不及。

“到晚上吧,大白会引起更多的注意,到时候我们偷偷的失恋一下,如果没有任何的问题就按照约定在第2我们就开始出发。”

四个人并没有有太多的讨论,反倒是真正的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就开始投入,刚刚入狱,四人就齐齐来到了结界那里,还是赤羽线信宜看了白色的树里面的红色树木和黄色树木显露了出来,他们各自来到了一个地方,中间间隔都很远,虽然这些大树大的可怕,其实距离一下子显得也没有多远,不过距离也算是得当了。

叶承站在最高处看他们不停的操纵,凤钰猛的一下,就让那些红色的树散发出了一股迷饶香气,又使着人不停的往上高,而这时那些树枝变成了逆转一样,不停的往前突进,能够想象真有人靠近,会饥渴的吃穿,他们的血肉,到时候肯定如同凤钰先前那样会被不停的腐蚀,反倒是现在他们靠近,没有觉得那些红色大树会伤害他们几个人,虽然神秘也没有做多余的明,可是几个人却心灵神会,一定仅仅是针对于他们四个人。

赤羽操作那些白色的树木是感觉自己的血脉极其的沸腾,那些左右之气让他凤凰血脉更加的滚烫,而是随时都要因为这些东西破茧重生一样,他操作的会更为顺利一些,甚至没有任何的牌子来到了老岩头这里,黄色的树木在他的操纵之下,变成了大蛇和蛇,他们操纵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对于真正的战场是如何彼此还不能确定、

其实仅仅是这些大树的出现就会变得极其耀眼,到时候想要突袭怕是没那么容易,所以他们还想了好几个阵型,如何将白色的树木布于外层,隐形的行动,到时候四个人也站在红色的树和黄色的树里。

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无形的操控,等有缘到来的时候直接被无形的脚伤,但是真正要做的这些并不容易,要知道对方一定会严防死守,多个地方监控的没有那么容易就轻松的突围,一旦引起了很大的动静,他们想要偷偷解决的事情,并不大可能的。

所以几个人折腾了一夜,第2一大早凤钰还是跟主叶启发了一个信号、

然后他们就前往敌人大本营,在这一路上面对昨晚的成果,他们心里不能是百分百的放心,却比先前来的更加有把握了。

而在人类联盟经过上一次的惨败,所有的饶事情都低落了不少,要知道先前他们可是绝对的上访,让对方吃了多少苦头,死了多少人,连他们的神尊都牺牲了,可现在占据一下子扭转了起来,先前有多猖狂,现在就有多颓败,也大约是察觉到这些士气的低落,所以上头的原因迟迟没有任何的动作。

“难不成我们就这样子等下去不成,等他们恢复了,然后再反咬我们一口,上一次他们用了旁门左道,难不成我们还会比他们更弱不成,要比这些不好择手段的东西谁都比不过我。”

你白胡子老头的这话极其的这样,可是周遭的人都是极其的安静,他们现在再次出战的话,需要做出的决定就要慎重再慎重了,对方忽然冒出来了一个丫头,那么的厉害,比先前的凤凰神尊还要厉害,一个个的怎么还能掉以轻心了?